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雾银邪龙乱世纪 1-3

雾银邪龙乱世纪 1-3
诺艾尔

银蓝色长发

紫罗兰色双瞳

可随变形改变年龄形态(本篇是未发育完全的十岁少女)

失忆妹

开局能力是用吃喝,以及其他 一些行爲聚集能量,使用非人的怪力,刀枪不入。

身体可以化雾,可以拟态,但是需要大量的能量。

『死』后也会化雾。直到

能量充足时方能变回龙形态。

随着剧情的发展,逐渐找回过去的自己。



关于龙:

各色始祖巨龙曾爲管理世界的神明。

在因傲慢惹怒创世神后被责难和剥夺力量,又或者是封印,多数淡出人类世界。

只留下始祖龙力量稀薄的子孙们,以及次级的龙种,成爲现代并不比人类优越的龙族。

而银龙是唯一没有后代的始祖龙。以飘忽不定的性格和幻化变形的能力着称

不知何故存续至今。



1

苍茫的大漠上,一队骑兵驰骋而过,带出一片茫茫烟尘。

骑兵们神色严峻。爲首的骑士黑发大汉身披虽然坚实华贵,却久经风霜,伤痕累累的厚皮战甲,如雄狮般猛相,一看便是强大的战士。但在疯狂御马前行,被风沙所迷的沧桑脸上刻着的全是愤怒和焦急。

这队骑兵疯狂驰骋着,驰骋着,终于,遇到了什麽东西。

那是荒漠上的一个废弃的聚居点。在岩石,干涸的绿洲和低平的凹地之中。像是废弃多时。

但是这裏前不久还有人存在痕迹,要说爲什麽。非常的明显。

那夯平的土地上有一处高台,高台之上,数个木杆上赫然戳着一些死人的尸体。

大汉狂乱地带着亲随奔向那高台,试图查看死者的身份

……

『呜,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』

片刻之后,狂乱的大汉撕心裂肺的狂叫。在其中蕴含的非人痛苦与凄惨直入云霄,渗入大地的深处。

木杆上,赫然插着一具少女的尸体。

从下而上贯穿,血迹已经干涸。唯有那仍然美丽,但已经变得苍白的目光虚无的面容还向来人揭示着她的身份。

骑手们的头领,黑发的大汉的爱女。

大汉斩断木棍,双手颤抖着抚摸着女儿的身体,喉咙中沙哑地咯咯作响。

部下们战战兢兢,震撼地在原地不动,无人敢接近首领。

……

但是,周围却突生异变。

一阵震天的喊杀声,伴随着光束和咒语的轰击,仿佛早就计划好一样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『被埋伏了!!!!』

『赶紧整队!!!保护团长!!!』

下马的骑手们个个也是强悍而多才多艺的战士,不愧是跟了骑手头领多年的亲信。有的离马远的就地持盾列阵,有的则立即上马,环绕在场地四周试图找到敌人的来路,寻找袭击者的漏洞。

来袭者从风沙中现身,人数不多但比起被埋伏的大汉一行人也是绝对的优势,就算不如伏击的骑手们并非个个精锐,也是準备充足来势汹汹。

两拨人很快就在开始的法术轰击之后短兵相接搏命得杀在一团……

大汉眼睛中仿佛喷出火了来,拔下背后的大剑挥出漫天血雨。

今天和这些人不死不休,就是他和部下唯一的想法。

本来,他们就并非善类,但无非对于同族还有一丝温情。如今头领的女儿如此惨死

就算杀到世界的尽头,也要把这残酷世界杀个天翻地覆。

……

然而,一声刺耳的尖啸,空中飞来几发标枪,一下就刺死几位混战中的大汉。

衆人擡头,飞天的怪兽翅膀遮蔽日光,几只双足飞龙载着空中耀武扬威的骑手,向他们降下难以阻挡的空袭。

而在尚未反映的此时,突然一道炽热的緻命火焰从半空降下。双足飞龙并非高级龙,并不能发出这样的火焰,那只能是在飞龙上的法师了。

一位法师高声大笑,仿佛在嘲笑被他算计到的地面上的蠢货。

第三方袭击者的空袭瞬间就让地面本来就残酷的战场死伤无数。

……

一阵喧嚣过后,大汉从尘土中起身。躲开了火焰的他,部下却没那麽幸运。周围一片肉体烧焦的气味,地面黑黄相间,仿佛淌着油。而更可怕的是……

当他寻找自己的女儿时,却怎麽样都寻不到了。

地面上到处是焦黑的木棍和尸体。无论怎样他都不敢相信女儿正是其中的一员。

但是……他可以不去找吗?

如果不去找,他的人生有有什麽意义呢?

难道说,真的要杀尽全天下的人吗?

残余的敌人或在周围,被第三者袭击的双方残余战士在看不见的周围喊叫着,试图找到掩体,又或者在找武器向空中射击。但,即便地面一片烟尘狼藉,他们也不可能安稳多少时间。

这裏绝大多数的人一定会死去。

健硕却虚弱的男人心如死灰,徒劳四顾。

仿佛不多久,就会葬身于此。

然后。突然,一道巨大的沖击,震得周围的所有人倒地。

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麽。只有倒地伤员的呻吟声。

大汉努力在烟尘中分辨前方的情况。直到,他看见了一个站立的赤裸少女。

那是……自己的女儿吗

一样的12 13岁的大小的稚嫩肉体,赤裸着,迷茫的眼神,那样的空虚和无辜。

纤瘦的脸庞,脱俗的面容,如同自己的女儿一样的天下无双。

只是,她是一头银发及腰。

『我的女儿……你没有死吗。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』

男人低下头狂乱地哭笑。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无所谓,哭而笑,笑而又哭,最后捶地恸哭起来。

『神啊……神啊……我的女儿。你是来複仇的吗。你是来申冤的吗,你是来毁灭这一切的吗……』

男人如癡如狂。

在大漠的战场,死马,尸体和焦黑的残骸遍布的狼藉之中,格格不入的赤裸少女自顾自的走着。

烟尘中疯狂的战士突然从烟雾中沖出,举着斧头大喊砍下。少女迷惑地举起双手,兇器尚未砍中少女的肩膀,被碰到手臂便诡异地倒飞出去。

少女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。

但是,周围的一切都是死亡。突袭和厮杀之后,眼下战场上已经没剩几个生还者。而他们也不知在何处搏斗着。除了天上盘旋的几个影子没有任何人能给她任何的解答。

还有一个人可以,就是如癡如狂的大汉。骑手们的首领

终于,少女转向了男人。布满泪痕的男人眼下已经停止了痛哭。双眼中放射着奇异的视线,不知道是疯了,还是傻了一般,静静地注视着奇怪的少女。

『……你是谁,你在做什麽』

『督格尔。战团之长。我要複仇,我要毁灭。』

『这样啊。那你觉得我是谁?』

男人微微地笑了,却很难看出他是出于什麽样的心态。

『你是我的女儿。』

少女奇怪地微微歪头。但是却没有反驳。只是等男人说下去。

『你叫诺艾尔。战团长督格尔的女儿,继承大漠最荣耀战团的人。但是你被该死的郡长走狗,那些大漠之子的背叛者们所杀死了。然后,那些走狗又被帝国军的杂种杀了。何等的讽刺。』

『是吗……但我是龙。雾银之龙。』

『……哈哈哈哈。走吧,女儿。』

少女平静地看着他,沈默不语。

『只是我忘记了自己叫什麽。也不太记得自己该做什麽了。』

但是男人粗犷的大手已经轻柔地握住了少女单薄的小肩

『诺艾尔,如果你是龙的话,就杀了天上的那些杂种,然后跟我回家。』

少女无言地盯着男人,想了想。然后离开了男人几步。

仿佛身体化爲液体,液体又化爲银色的蒸汽散佚到空中。

男人看呆了。

银色的雾气变得越来越大,在空中盘旋着,盘旋着,久久不散去。

然后当雾气散去,一头散发着美丽银光的巨兽——不,是真正的巨龙显露了真容。

银龙,男人从未听说过生物。

在龙之上,即便是传说中也几乎闻所未闻的神秘之存在。眼下,正在眼前。

宛若梦中,宛若站在神话之卷的开端。

不管那是真的,还是幻觉。那是美丽无瑕的至高存在。那是自己妄称爲女儿的少女所变之物。

自己的人生,是何等的诡异啊。

巨龙腾空而起,无坚不摧的巨爪瞬时将恐惧的双足飞龙一爪拍下地面,美轮美奂的翅膀一挥,另外两头丑角一般的敌手就喷洒出漫天血雨哀嚎地坠落。

青蓝色的神之炽焰从龙口喷出,法师和坐骑一起瞬时化爲蒸汽。

『……哈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』

男人跪地狂笑,爲魔幻而讽刺的绝景而狂笑着。爲自己可怜而荒诞的一生而狂笑着。爲传说生物的绝美之姿态而狂笑着。

……

一切结束之后。龙仿佛蒸发一样消失了。

赤裸的少女躺在男人的脚边,仿佛很痛苦。

『怎麽样了……你没事吧……』

『……好累。好饿。好难受。给我吃的……爸爸』

名爲督格尔的大漠战团长的一生,从此改变了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